今天是:

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当前位置:首页  > 水保文化 > 作品欣赏

“水保巾帼”一面旗

——记江西省水土保持科学研究院总工程师杨洁

发布时间:2014-08-23

    文:任东升

 

   个人简介

    杨洁,女,1958年8月生,博士,教授级高级工程师。2007年评为“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”,2010年取得江西农业大学森林培育专业博士学位。现任江西省水土保持科学研究院总工程师,江西省土壤侵蚀与防治重点实验室主任。

 

    个人心语
    人终有一死,与其躺在病床上等死,还不如做点实事。
 
 

    主持完成国家“八五”科技攻关项目“优良水土保持植物——蔓荆开发利用”、江西省农科教人员突出贡献二等奖、作为主要骨干完成的“水土保持生态科技园建设与实践”获2007年大禹水利科学技术二等奖……翻看杨洁的事迹材料,光荣誉就有整整一页A4纸的篇幅,不免让人有一种揭开荣誉背后故事的欲望。通过交流发现,眼前这位散发着书香气息的知识女性,其实扮演着多种角色:

 

    单位中,她是一位扎根基层、投身水保二十余年的工作狂,同时又承担着技术领头人的重任;同事间,她既是大姐,又是老师,不仅给予同事大姐般的关怀和温暖,还会将自己的所学毫无保留地传授给年轻一辈;面对病魔,她不但没有畏惧,还道出了“人终有一死,与其躺在病床上等死,还不如做点实事”的豪言;但是对于丈夫、对于儿子,她因在公与私的天平上选择了公,为没能尽到一个体贴妻子、合格母亲的责任而内疚。

 

    “蔓荆口服液”的诞生

 

    蔓荆口服液作为一种降脂降压保健品已小有名气,但是很少有人知道它是在杨洁的带头攻关下研制成功的,并且在研制成功后获得立项,首次成功开发了蔓荆口服液及其提取制备工艺,制定了技术指标和检测标准,获得了国家专利,填补了我国蔓荆作为保健功能资源开发利用研究的空白。

 

    杨洁之前从《本草纲目》以及其他一些古医药书籍中都看到过蔓荆属于上等药材,但是那时蔓荆发挥的作用更多的是表现在固沙方面。于是,经过一番深入调查,她把目光瞄准了具有保健功能的水保植物蔓荆,决定研制蔓荆保健饮品。

 

    研制保健饮品就需要做土化实验,但是那时单位的土化实验室才刚刚开始筹备兴建,只有一个简陋的小房间用来搞科研试验,许多实验器材根本没有,实验经费更不用提,压缩得少之又少。“那时候单位穷,申请点经费非常困难。记得有几次为买几个试管和玻璃瓶子,我自己骑着自行车跑了大半个南昌。不是没有卖的,而是要满大街去寻找最便宜的,这样才能用最少的钱买到最多的器材。”杨洁现在说起这些来脸上带着更多的是一种轻松的笑容,“那时候还没有消毒设备,我们这些人只得用高压锅蒸煮来对仪器消毒,条件真的是要多苦有多苦。”

 

    虽然条件艰苦,经过了杨洁和她的一些同事几年的试验研究,蔓荆保健饮品的初产品算是研发出来了。但是这时又遇到了一个难题,怎样获得权威部门的认可,以便得到推广?

 

    就在这时,杨洁和她的同事又做了一个大胆的尝试。由于蔓荆保健饮品研发成功时,正值水保院新楼落成之时,并邀请了一些省厅领导参加落成仪式,杨洁她们巧妙地利用了这个契机,将新研发成功的保健饮品配成可乐味道,放在嘉宾席上。当时领导们喝了这种饮品之后,都说很好喝,当得知这正是水保院的科研人员刚刚研发成功的蔓荆保健饮品后,便推荐杨洁他们从国家计委(现发改委)拿项目申请工业项目。随后,杨洁便以蔓荆作为新的保健资源利用为核心,作为主要负责人申报了国家“八五”攻关项目“优良水土保持植物——蔓荆开发利用”。

 

    “我有一个梦想”

 

    “年轻时曾有个梦想,即使到现在我依然相信那个梦想有实现的可能,就算没有在我手上实现,以后也会有人去实现。”杨洁说完,谈了自己的那个梦想:由于蔓荆是一种生长在贫瘠土壤中的植物,杨洁在那时就开始思考能否将蔓荆的抗性基因提取出来,使得其他经济作物也能在那种贫瘠的土壤中生长。因此,杨洁想通过出国深造来实现自己的这个梦想,最终在1998年作为访问学者赴以色列农业部Volcani研究所进修3年。

 

    独自身处异国,人生地不熟,思乡之情难免会经常涌上心头。再加上经济比较拮据,最初的补贴只有每月500美元,除去租房子的开销,根本难以维持正常生活,所以杨洁舍不得在食堂吃饭,早晨7点钟去实验室的时候,就会备好全天的干粮,直到晚上才出实验室。

 

    在国外的那几年,很多中国人被人说作“懒”,而杨洁没有,还因为自己的勤奋,使得当时的导师兼老板将她的补贴提到了每月1000美元。虽然经济条件没有之前那么拮据,但是杨洁也没有因此去改善自己的食宿条件,而是将更多的钱投入到自己的“梦想”之中。“在以色列那几年看人家吃冰淇淋,自己也很想吃,可是一直都舍不得,直到回国的前一天才买了一个吃,也当犒劳下自己吧。”杨洁说完笑了起来。

   

    那几年杨洁经常一天连续做几个实验,这个实验还没做完,就先搁在那儿等它自己反应,然后趁反应的这段时间去做另一个实验,再利用这一个实验反应的时间回去观察前一个实验。因为杨洁的勤奋,导师也就比较省心、放心,在她回国的时候,导师一再挽留。

 

    后来,杨洁通过学习和多方询问,知道了自己的那个梦想实际上就是转基因,但是当时条件尚未成熟,无法实现这个梦想。归国后,杨洁仍未死心,但是苦于科研经费有限,技术还未到成熟阶段,将蔓荆抗性基因进行移植的想法依然只停留在理论阶段。“即使到现在我快退休了,我还是不死心,我相信技术成熟的那一天,会有人替我实现这个梦想。”杨洁很坚决地说。

 

    重点实验室的“一家之长”

 

    2008年1月,经江西省水土保持科学研究所(现江西省水土保持科学研究院)正式批准,决定成立南方红壤区土壤侵蚀与防治技术重点实验室。这个实验室的成立从酝酿阶段到成为省级重点实验室,无不凝结着杨洁这位“一家之长”的心血。

 

    杨洁从以色列回国后,通过与国外的对比,她意识到了国内科研环境以及科研水平的落后,一直想打造一支专业人才队伍,构建一个红壤区水土保持综合研究平台,为全省水土保持工作提供一些理论支撑,并使之推广应用,于是便有了成立重点实验室的念头。时任水保所所长方少文对她的想法也特别支持,便于2008年批准成立了南方红壤区土壤侵蚀与防治技术重点实验室。

 

    实验室成立后,所里任命杨洁为主任,并抽调汤崇军、汪邦稳、郑海金、张龙、王农五名年轻的研究生作为实验室科研人员。人少任务重,这是摆在眼前的问题,那段时间,也是杨洁他们加班次数最多的一段时间。

 

    杨洁说:“就我们几个人,只能从一点一滴做起,我年纪最大,只能充当一个‘家长’的角色。没有人泄过气,都在互相鼓劲,一心想把这个重点实验室建设成为省级重点实验室。”那段时间,他们想尽办法与北师大、中国农大、中科院等多家单位的专家取得联系,请求对方给予指导帮助。

 

    通过六个人的“不抛弃、不放弃”,重点实验室2008、2009、2010连续三年拿下了水利部公益性行业专项,后来还拿下了水利部重点推广项目,在2010年还成功进行了赣南水土保持生态建设三十年实践研究。

 

    “尤其是在2010年春天搞赣南水土保持生态建设三十年实践研究时,让我打心底里佩服实验室那些小青年。”杨洁感叹道,“那段时间每天都要跑几条小流域,全是山路,多数地方要爬山,白天累了一天后,晚上还要回到住处把取回的样品进行称量,有的植物还要压成标本。他们刚从学校出来没多久,就要承担这种高负荷的作业,当时觉得好心疼,可是又没有办法。”

 

    “在我们实验室搞赣南水土保持生态建设三十年实践研究时,有时我们年轻人都感觉身体吃不消,但是杨总却干得很带劲。”重点实验室副主任郑海金说,“当时跑了十多个县,多数是下乡,山路比较多,每天还要跑好几条小流域,有好几次赣州水保局派给我们调研组的司机对我们说:‘麻烦给你们杨总说说,别一天跑这么多地方了,我都感觉好累……’”

 

    随着实验室的任务越来越重,承担的课题项目越来越多,人员数量也在逐渐增加,到现在为止,实验室增加到了15个人,但是有编制的只有5个人。“这个问题也是留人的一个门槛。”杨洁苦笑着,“有些年轻的因为没有编制就很难沉下心来一心一意搞科研,一旦有更好的机会他们就会离开这里。我也经常苦口婆心地做一些思想工作,一直以来我都把他们当作自己的孩子一样去对待,但是只要他们有更好的发展机会,不论外派、上调还是出国、考研,我都非常支持,绝不生硬阻拦,能帮忙联系的,我也会主动去帮助他们。可能也正是这种开明开放的态度,使得这些流出人员对自己的娘家充满深情,在新的岗位上以不同的方式继续关心、支持着实验室里的工作。”

 

    抗癌斗士

 

    因为常年加班熬夜,得不到及时休息,2012年开始,杨洁感觉身体一天不如一天。到医院做过检查之后,医生建议她立即动手术。但是杨洁工作太忙,那段时间经常出差,也就一直把做手术这个事撂下了。直到医生打电话告诉杨洁要防止癌变,她这才引起了重视。

 

    可是,那时候杨洁的病情已经恶化了,手术前诊断出来的结果是子宫癌。家人为了让她有个良好的心态,一直没敢告诉她病情。有一次,医院打扫病房,一抖被子,病床下抖出了一张纸,杨洁拿起看了下,竟是自己的诊断书,上面清晰地写着“子宫癌”。杨洁爱人看到这一幕慌了,赶紧告诉她这只是之前的结果,现在已经脱离危险了。但是杨洁很平淡,知道结果后情绪一直很稳定。

 

    住院那段时间,杨洁仍不忘工作,通过各种方式了解工作情况,不顾家人、同事、医生的叮嘱,坚持躺在病床上办公、定期听实验室的人向自己汇报情况,本来医生建议她在动完手术后住院观察三个月,但是她身体刚刚恢复便又回到了单位。

 

    “我也不是没有想过暂时休息一阵子,等病好了再回单位。但是天天住在医院什么也做不了,心里更着急,人终有一死,与其躺在病床上等死,还不如做点实事。”杨洁现在说起这些表现出更多的是一种释然。

 

    由于杨洁住院时,儿子在上海工作比较忙,一时难以走开,重点实验室的三个副主任宋月君、郑海金、汪邦稳就组织实验室的人轮流陪护杨洁,但是杨洁怕他们耽误正常工作,每次去了,都被她“赶”了回来。

 

    现在的杨洁虽然已经治愈,但是是以切除子宫为代价换来的康复,并且还要定期去医院复查,平时更不能超负荷工作。但是作为院里的技术领头人、重点实验室的“一家之长”,她的责任依然摆在那里……

 

    同事眼中的“大姐”兼“老师”

 

    在和杨洁进行过交谈后,笔者又走访了她单位的一些同事,在和他们的交谈中发现,杨洁不仅是一位“大姐”,还是他们眼中的“老师”。

 

    水保院重点实验室副主任宋月君:

    杨总是我们单位年龄最长的一个,同时也是工作任务最重的一个。

    生病之后,杨总被逼得重视起了自己的身体,没日没夜的加班扛不住了,但是她总把工作带回家,经常下班后打开电脑就会发现她QQ在线,她一般开电脑就是工作,顺便挂着QQ,以方便年轻同事问她问题。

    杨总在年轻人的个人发展前途方面非常关心,每年都会鼓励一些年轻人进行学历深造,并且会主动帮忙联系深造学校,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。

 

    水保院重点实验室副主任郑海金:

    我和杨总至今已经合作十年了。她对我们这些下属很关心,平时有生孩子的,或者家属生病住院的,她都会提着东西亲自去看望,不管多忙都会抽出时间去。逢年过节回家她都要求我们进行登记,并嘱咐我们回到家之后要发条短信给她,如果有人忘记了,她就会主动打电话询问安全到家没,平日里出差她也是关心入微。

    我们重点实验室还有一个文化沙龙,就是定期把大家聚在一起,或是喝咖啡或是看电影,一起聊聊工作上或者生活上的不足或是困难。她就是实验室的一股核心力量,会以她自己的方式把这一伙人凝聚起来。

 

    水保院方案编制中心主任张龙:

    我平时不怎么会称呼她杨总,一般都是称呼杨老师,因为她真的做到了润物细无声。

    我主要是负责业务部门,杨老师重点工作是在科研立项方面。前段时间我写了一篇文章想投稿,就让杨老师帮我把一下关,本来这不是她的分内工作,她自己都还有一大堆事情要做,但是她帮我修改得非常仔细,还修改了好几遍,真的好感激。不只是对我,她对单位其他人也都是这样热心。

 

    水保院办公室主任汤崇军:
    杨总做了一辈子非常单纯的科研工作,真的很不容易。这些年单位在科研这块取得的成绩很大,进步很快,这些都离不开她的付出,但是她从没有对单位提出过其他额外要求。这次推选先进典型,起初杨总是坚决不同意的,后来所有人都坚持推选她,她也就没办法。平时单位有一些出国的机会,她也是主动让给年轻人。

   

    “最对不住的是儿子”

 

    “这些年感觉最对不住的就是儿子了,人家的孩子从小都跟宝贝一样跟着自己爸爸妈妈,寒暑假跟着爸妈这里玩那里玩,从小到大我也就带他出去玩过一次。总感觉对他有愧疚,直到现在我都想弥补。”说起自己的儿子,杨洁很有感慨。

 

    在以色列进修那几年,杨洁一年只得回家一次。儿子张昊在那段时间难免就显得有些可怜了,开始是由自己姥姥带着,后来姥姥得了胰腺癌,杨洁的爱人工作又比较忙,张昊就只得自己天天吃盒饭。“刚开始儿子还说盒饭挺好吃的,但是后来吃腻了,想换一种口味,就改成了吃方便面。慢慢地自己吃泡面也吃腻了,就开始自己慢慢摸索怎样做饭吃,那段时间儿子学会了煎荷包蛋,每次煎四个,自己吃两个,再留两个给他爸爸。后来听说了这些,感觉儿子懂事了,但是他越懂事我就会感觉越辛酸、越自责。”杨洁说完这些,头转向了一边。

 

    2000年,杨洁回家探亲时,发现儿子长高了一些。她想给儿子做些好吃的,有一天一大早便带着儿子去了菜市场。儿子在后面跟着她,看杨洁买了一袋子菜提着有些吃力时,儿子在旁边跟个“小大人”一样一个劲儿冲杨洁喊“妈妈让我来提,我有力气”。

 

    “看到他这样,让我哭笑不得,又感觉他这样跟个小男子汉一样好可爱,同时自己也更自责和心疼,自责陪孩子的时间真的太少了。那段时间他天天跟着我,碰到人就说,妈妈不会走了,妈妈回来陪我了。每次提起这些真的是要多心酸有多心酸。”杨洁现在说起这些仍难掩自己的愧疚之感。

 

    采访后记

 

    2013年9月16日,我们来到水保院,杨洁正在开会,笔者一行等了大概二十分钟,杨洁匆匆忙忙来到了接待室,嘴角挂着一丝浅浅的微笑,似乎在对我们的等待表达歉意。之后反复表达自己担不起这样的典型荣誉:“还让你们专程过来采访我,把这机会留给年轻人吧,我都一把年纪了,机会留给他们好让他们更有热情。”

 

    之前看了单位上报的杨洁先进事迹材料,感觉她是个“女工作狂”。见过杨洁之后,又感觉眼前这位年过50岁的女同志,散发着一种知性气场,平易近人,笑容可掬,给人一种很亲近的感觉。

上一篇:没有了

下一篇:没有了